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D普生活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时间:2020-06-26  阅读:959  点赞次数:249  

日暮的汽车旁,一位穿着朴素的老人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指间轻轻地夹住雪茄,绣口微张,缓缓地吐出一个个烟圈。面容安详淡然,仿若吐出的是一个又一个经年而沉香的故事,是一段又一段尘封的传奇。娴熟的手法,优雅的姿态,惹得行人纷纷侧目,心想,这是哪个落难的贵族小姐?当有人回答,这是昔日名动上海滩的盛七小姐!行人纷纷恍悟,仍不住的回望层层薄雾中满足安详的盛七小姐。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初识:留洋才子遇见明媚佳人,芳心暗许

既然说七小姐盛爱颐的故事,就不能不提她的家族。父亲盛宣怀是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得力助手。经手举办了众多洋务实业,第一个电报局,第一家银行,第一条铁路干线,最大的航运公司,最大的纺织厂,最大的煤铁钢企业等……不做官之后又经商办教育 ,有中国第一位大学校长之称,且积累了一大笔财富。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盛宣怀

盛爱颐是盛宣怀与当家夫人庄德华所生,在兄弟姐妹中地位颇高,从小深受宠爱。庄夫人知书达理,远见卓识,治家严谨,颇有「王熙凤的手段」。盛爱颐从小跟在母亲身边,见多识广。她天生丽质,又伶牙俐齿,常出面替母亲应酬打点,「盛七小姐」的名号由此而来。而她传奇故事的开始,该从一个叫宋子文的男人说起。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青年时期的宋子文

盛爱颐与宋子文的相识,并没有多幺浪漫,纯粹是因为工作。宋子文是盛家老四盛恩颐的秘书,经常去盛家彙报工作,因此得以见到盛爱颐。初次见面,宋子文便被盛爱颐的容貌惊到。他在日记里写道:「第一次见到她,如见仙女下凡!」

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亦或是七小姐名门闺秀的气质加持,宋子文对她一见锺情。其实,从七小姐流传下来的照片来看,容貌虽出众,却不见得多幺倾国倾城。但各花入各眼,总之,宋子文确实是「一见盛七误终身」!

宋子文是西洋菁英风格,做事有始有终,雷厉风行。他经常準时準点去盛家彙报工作。但盛恩颐是花花公子,社交应酬多,经常睡到中午才起床,所以宋子文经常得等主人起床。

庄夫人和盛七小姐不好意思,就常招呼他,这一来二去,攀谈的机会就多了起来。后来,盛爱颐想学英文,宋子文还主动做起她的英文教师来。

主动的人,才能得到机会。博学多才,经历丰富的宋子文,利用自己的优势向盛爱颐发起了进攻。在教学之余,他经常向盛爱颐讲述在留学期间的见闻,美丽的异国风光,新鲜的风土人情,紧紧地吸引住盛爱颐这颗年轻的心。同时,各种天上有地下无的情话也将盛爱颐哄得心花怒放。饶是见过大场面的盛七小姐也抵挡不住如此猛烈的爱情攻势啊!很快,她沦陷了。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盛爱颐肖像,上海「维新」照相馆摄

受挫:恋情受阻,工作被调,仍不放弃

虽然爱情有时很伤人,但甜蜜时也最是养人。受到爱情滋润的盛爱颐,容光焕发,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恋爱了。盛家人本来对宋子文的印象极好,长得是一表人才,言谈举止儒雅得体,办事雷厉风行,从不误事。而且宋家跟盛家颇有渊源,大姐宋霭龄就做过庄夫人跟五小姐的英文老师。但大家族里的人考虑的事情总是比较多,首先门当户对就是逃脱不了的一关。盛家主母庄夫人得知女儿跟宋子文谈恋爱了,警钟大响,赶忙派管家去查探宋子文的家世。

管家回来报告说,「宋家是广东人,信基督教的,他父亲是教堂里拉洋琴的。盛宫保的女儿怎幺可以嫁给这样的人家?」庄夫人听完后,立即严令禁止女儿与宋子文来往,同时,勒令盛老四将宋子文调离上海。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大家族的门户之见最是根深蒂固,二人的爱情还未冒头就被拦腰截断。宋子文被派去远离上海的武汉挂职,职位明升暗降,但宋子文对这全然不关心。没过几天,禁不住思念之情的宋子文便跑回上海,继续和盛爱颐纠缠。他甚至在大马路上当众拦下盛爱颐的车子,只为一叙相思之情。此情此意,倒也是令人动容。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左七小姐盛爱颐;中七小姐孙用蕃;右袁世凯七少奶

分离:宋南下闯事业,邀盛七同去遭拒

宋子文的不愿放手,令盛爱颐无比感动。为这段不算很长的爱情,他竟失了风度,丢了得体,变成一个毛头小子。她本就倾心于他,奈何母命难违。感念宋子文如此痴心相待,盛爱颐偷偷叫人递纸条给他,约他在杭州见面。

见面那天,盛爱颐带了妹妹同行以掩人耳目。宋子文则是带了去广州的船票,他想让盛恩颐同他南下,一起闯事业。他满腔雄心壮志,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他甚至还自信地认为盛爱颐此次约他出来,定是做好了同他私奔的準备,他极力鼓动盛爱颐同行。出乎意料的是,她拒绝了。

且不论感情深浅,光从生活轨迹上看,盛爱颐就不适合南下四处奔波,过那居无定所的生活。从小生活在深宅大院里,盛爱颐仿若温室里被时时呵护的花朵,从未经受过真正的大风大浪。就算见过大场面,处理过一些事情,也是场面上的功夫。而随宋子文南下生活,则是真正要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再者,从头开始的生活,种种琐事的烦扰也有可能会将原本就不深的爱情消磨殆尽,她赌不起。

盛爱颐不敢看宋子文过于热切真诚的眼睛,她只是拿出一把金叶子(当时上海以金叶子相赠是比较高雅的一种方式),对他说:「这把金叶子给你,我不能陪你去!」

她知道他没有多少钱,而南下生活一定是需要钱的。宋子文没有赌气,也没有逞能,他强忍住失落接过金叶子说:「就当是我借你的,我来日一定会回来的!」盛爱颐点点头,不再看他。宋子文忍痛转身离去。

现在看来,他们都是理性的,爱得理性而克制。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奇闻:轰动全国的第一件女权案

盛七小姐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件事——她发起了全国第一件女权案的诉讼,并且打赢了官司。

盛宣怀离开世界之前,在遗嘱中将家产分为两半,一半给各方子女分掉,另一半用以设立愚斋义庄,救济盛氏贫苦人家和从事社会慈善事业。分于愚斋义庄的一半家产,盛老先生在使用方法上也有规定:四成用于慈善,六成为盛氏公用,在任何时候都只能取用利息,本金永远不许动。但是,世事无绝对,后来,这半数家财终于还是逃不过众人的虎视眈眈。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为筹集军费,打上了盛家愚斋义庄的主意。以革命之名,勒令盛家上交愚斋义庄的四成财产,同时下令将剩下的六成财产分给各房。各房早已对这份财产居心不良,立马照做。盛家人欢天喜地分财产,关键当口上却出了点问题。盛家人按老规矩将财产分为5份,每一份为盛家的5个男丁所有,但却漏了未出嫁的七小姐和八小姐。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盛家三姐妹合照

按国民政府在「二大」上通过的「妇女运动决议案」,两位未出嫁的小姐仍然具有继承权。于是,盛七小姐一纸诉状将三个兄弟和两个侄子告上了法庭。

诉状一出,全国轰动。除却盛七小姐本人的明星效应,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女子要求男女平等之财产继承权,此尚为第一起,影响全国女同胞之幸福,关係甚巨」。与此同时,《申报》还对此事进行了大篇幅的报导。

开庭当天,盛氏兄妹均没到场,只是委託律师辩护,反倒是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包括上海着名律师江一平,詹纪凤等人也到场旁听。

最后,法官根据「妇女运动决议案」的「反对司法机关对于男女不平等的判决」和「女子应有财产权和继承权」等原则,宣判盛爱颐的申诉成功。根据法官的判决,七小姐盛爱颐,八小姐盛方颐,各自继承义庄财产的七分之一。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起女儿赢得继承权的案例,它为宣传男女平等、争取女性独立解放打响了实质性的第一枪。广大的妇女同胞们开始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宋子文与张乐怡结婚照

重逢:宋子文携妻归来,盛七伤心嫁人

1930年,宋子文回来了。盛爱颐这幺多年的苦等,终于迎来了曙光,却不料,现实还是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当收到宋子文携妻子张乐怡高调亮相上海社交圈的消息时,盛爱颐的大脑有那幺一瞬间是空白的。前尘往事,在大脑里一一回闪,那些过往,那些海誓山盟,此刻全数化为灰烬。她知道,他们早就结束了,从她拒绝和他一同南下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开始走向不同的轨道。唯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停留在原地,等待着这段早已物是人非的感情。而他,早就飞黄腾达,佳人在侧,琴瑟和鸣。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

她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为一段未知的感情,生生把自己耽误成一个30岁的老姑娘。从前的盛七小姐有多幺高傲,如今就有多幺狼狈。

32岁这年,她嫁给了庄夫人娘家的侄子庄铸九。后来,还生了一儿一女,虽然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但生活也算是幸福安稳。只是,心里老有根刺,时常隐隐作痛。但她认为,只要不去触碰它,便没事。当然,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怎幺会是长久之计,一遇上痛源,所有的伪装顷刻间土崩瓦解。

也许是宋子文透露过想跟盛爱颐修复关係的风声,盛家兄嫂热心举办了一次宴会,邀请宋子文参加。此时的宋子文已是政府的要人,家族中落的盛家只有赶着巴结,说不定以后还有倚重宋子文的地方。

盛爱颐不知宋子文也在,她盛装赴宴,见到宋子文时,上扬的嘴角立马落下来。宋子文却很是激动,大有一副叙旧的样子。盛爱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丈夫还在等我」,便匆匆离场。使君有妇,罗敷也有夫,既然注定陌路,何必自寻烦扰。但生活从来不会按照你的意愿来发展剧情。不肯见宋子文的盛七小姐最终还是主动联繫了宋子文一次。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抗战胜利以后,家族遭遇重大事故,盛家人四处奔走求救,但此时的盛家已经不是当初的盛家了,他们没有能力去解救家族成员。走投无路之时,他们想到了宋子文。于是,盛爱颐的嫂子,侄媳妇双双跪在她面前。她本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但是牢里的是自己的亲侄子,而且对嫂子的恳求也是推脱不过。她答应给宋子文打个电话。

接通后,她只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明天中午跟我侄子吃个饭。」

第二天,盛毓度被放了出来。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官居高位的宋子文

晚年:遭逢巨变,身居陋室仍优雅从容

在那场席捲整个时代的巨浪打来前,盛爱颐的生活是平静而幸福的。但巨浪来临时,谁也不能倖免。她的丈夫被打成「反革命」,儿子被打成右派下乡劳改,女儿则被分配到福建教书,她也被迫搬离花园洋房,分配到狭隘的汽车间去蜗居,一家人四散分离。后来,在三年自然灾害里, 丈夫走了。从此,在这个世上,她就只有一双儿女了。但是,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放弃她盛七小姐的姿态。

但盛爱颐没有怨天尤人,只是从容地把自己的生活过好。小屋子打扫得乾乾净净,身上虽是换上了粗布衣衫,却也是打点得整洁得体。闲暇时,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优雅地抽着遗留下来的雪茄,在层层烟雾缭绕中,静静地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天上的云捲云舒,仿若她不是我们这个尘世间的一人,而只是一个看客,一个旁观者。

因家族反对泪拒与初恋私奔!苦等多年待嫁「他却携眷归来」 她抱

图|盛爱颐幸福发福,小女孩是女儿元贞节

1983年,盛爱颐溘然长逝,享年83岁。临终前亲友在侧,儿孙环绕,走时乾乾净净,清清爽爽,一如她以往的模样。

纵观盛七小姐的一生,她辉煌过,落魄过;见过上海滩最亮丽的风景,也品味过平淡生活下的人间百态;她谈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拥有过平淡安稳的幸福。从天堂到地狱,她随性淡然,优雅依旧。巨浪袭来,她从容应对,风度不失分毫。爱情来时,她勇敢接受,主动回应!缘灭时,手起刀落,斩断情丝!我想,这才是称得上是真正的贵族,历百年而风骨不损,仍有香气留人间。

参考来源 : 今日头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