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资讯 >拿督林炎葵广结善缘‧心繫红新月会‧为妻女下厨 >

拿督林炎葵广结善缘‧心繫红新月会‧为妻女下厨

时间:2020-07-11  阅读:862  点赞次数:136  
拿督林炎葵广结善缘‧心繫红新月会‧为妻女下厨66岁的拿督林炎葵,经常被人误以为是香港着名影视艺人秦沛。在广州旅行,当地人还跑上前要求他签名;在本地,也有马来顾客悄悄问:他是不是来自香港的明星?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他中学时就加入红新月会,51年来对红新月会不离不弃,直到今天也是红新月会威中专区主席。“广结善缘”是他的至理名言,也喜欢和年轻人交流学习,从不认为年纪大就一定是懂得多。在生意圈和社团里他是老闆也是老大,自称是传统潮州硬汉,但宝贝女儿电话一来,他的心马上就被溶化,甘之如饴为不懂下厨的妻女提早回家煲汤煮饭。在传统潮州大家庭里长大的拿督林炎葵,于11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童年时期在吉打十字港度过,中学时代随父亲迁移到大山脚。在山脚下成长的他,既要在父亲的杂货店里帮忙做生意,还得回家煮饭给弟妹吃;20岁开始就自己跑夜市摆摊做生意,再慢慢的开店做起首饰批发生意,白手兴家。一路走来,有风有雨,苦乐参半,但他都视为这是一个好的磨练,对拥有的一切心存感恩。提起过去,拿督林炎葵说,其父亲在六十年代大山脚开过杂货店,但经常都不在家,大部份时间在泰国“跑单帮”。身为兄长的他每天放学后就得到父亲店里帮忙,回家再煮饭给弟妹吃,从小就懂得人情世故,也承传了潮州人的刻苦耐劳精神。20岁开始夜市人生“六十年代的泰国和中国还没建立邦交,我父亲在那年代就常跑泰国去协助当地华侨托寄一些日常物品回中国家乡,叫`跑单帮’。我那时候还是中学生,父亲常不在家,弟妹又多,我就得负起兄长责任,协助打理生意,也看顾家庭,这也造就了我年少开始就懂得做生意之道。”20岁开始夜市人生的拿督林炎葵,经历过刻苦耐劳的年轻岁月,今天是槟城的首饰批发商,也很活跃于槟城及大山脚一带的社团活动,曾任槟城中元联合会主席、华堂总务,也是不少街区神坛的顾问之一,参与不少民间团体慈善组织活动,当中要数红星月会在他的人生中佔了很大的一个位置。“我中学时期在学校加入红新月会,从1963年到今天2014年,已经有51年,这51年来我从没离开过红新月会,对红星月会有着深厚的情意结和归属感。”今天的他也是马来西亚红新月会威中专区主席,66岁的人生也正处于半退休状况,而他也把大部份时间和精力放在红新月会的培训上,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被训练出来,处变不惊的以专业知识急救过不少突发病患或遭遇意外事故的人,他心里充满着欣慰和自豪。“参与红新月会是最有意义的事,可以直接和间接的帮助很多人,是我现在投入最多时间的一项服务活动。”奔波筹款这些年来,拿督林炎葵为红新月会奔波筹款,办筹款活动,曾在4年内筹获80万令吉,为红新月会购置了两辆救伤车,也筹得了两万令吉来维修会所和停车场。同时,每年都提供四次大型急救培训,许多红新月会的学生投身社会后仍愿意继续为红新月会效劳,随时候命提供急救援助,这让拿督林炎葵最为感动。“他们有的已上了大学或是担任大学教授、医生等专业人士,却仍乐意出来为红新月会效力,单是威中区红新月会成员现在就有逾三千名学生,另有约200名社会工作者。”红新月会成员不乏专业人士所以,每次在运动会、脚车赛、游行或体育活动中常可看见在人群中随时候命的红新月会成员,当中有不少是专业人士,他们在週末假日时献身服务,都只是获得每小时5令吉的津贴,对他们而言,施比受更有福,绝对不是为了赚外快,而是有心要帮助有需要的人。“红新月会每年都需要约5万令吉的开销,这庞大的数字都需要依靠社会人士捐助才可以继续。”观音娘娘常指点迷津拿督林炎葵笃信道教,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他说:“我太太和一对女儿都会通灵,斗母娘娘和观音娘娘会透过妻女给我指点迷津,所以我的人生路上儘管有起有落,但仍不时有贵人相助,让我很感恩惜福。”所以,在他办公室里也有供奉斗母和观音。不嗜烟酒却爱收集美酒平日的拿督林炎葵不喝酒也不抽烟,但却酷爱收集美酒。他的办公室里摆着不少名酒,家里也还有很多,当中不乏陈年老酒,这些都是朋友赠送的。“有些朋友知道我爱收集色酒,出国旅行时就特地买回来送我。也有些帮助过的人以为我爱喝酒,也送酒来向我致谢。有时和朋友们有饭局,我也会带这些酒出去请大家分享。”放得下是福气拿督林炎葵参与过不少社团组织,也担任过不少重要职位,但该卸下职务时,他就会“裸退”,绝不扭捏。“放得下是一种福气。这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你而停顿下来,所以该退下时就放下,与其花费时间去争取地位,不如用这时间致力栽培接班人。”现在的他也在努力地为红新月会栽培接班人,他说,在红新月会51年,就像在一个大家庭,大家感情都很深厚,红新月会的成员们也不捨得他退位,但他认为世上没有一个职位会让人永远高居不下,卸下职位是迟早的事。擅长下厨咖哩最拿手熟悉拿督林炎葵的朋友都晓得他擅长下厨,尤其咖哩鸡和鹹菜汤是他的拿手好菜,也不时会呼朋唤友到家里来围炉。“我太太不会煮,所以家里的三餐都由我来準备,我的一对女儿也喜欢吃我煮的菜,现在小女儿刚生第二胎,在坐月也会想念我做的菜,刚才还打电话来说想念我的汤,等下我会煲汤过去看她,呵呵呵!这小女儿从小就很黏我,虽然她已经出嫁了,但我们一家人几乎还是会天天见面!”一家四口互动频密提到两个女儿,拿督林炎葵脸上就洋溢着慈爱的笑容。拿督的长女是心灵讲师,长年在外国工作,不时穿梭在香港、澳洲、新加坡等大城市。小女儿已嫁为人妇,也生了两个儿子,但依旧是爸爸眼里爱撒娇的小女儿。他说,他们夫妻和女儿的相处方式就像朋友一样,完全没代沟,一家人每年也会腾出时间出国旅行。即使大女儿长年在外工作,小女儿也已出嫁,但一家四口的互动仍很频密。喜欢与年轻人交流在拿督林炎葵眼里,年轻人总有无限创意,想法点子也很多,所以他喜欢和年轻人交流,与年轻人也没有代沟问题,也乐意接受年轻人的批评和想法。“我欣赏有进取心的年轻人,这些年我跟报界记者和红新月会的孩子都建立良好关係,有不少人还认我做干爹!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人比我们懂的可能还多,我们还要年轻人补助,多向他们学习,不要老抱着“我吃盐比你吃米多”的心态来教训年轻一辈。”资助贫寒子弟出国留学这些年来,他也资助过不少贫寒子弟出国留学,不求回报,但愿惜福。他资助学生出国深造也不会过问学生成绩,只注重家庭背景,会优先考虑贫穷家庭出身的孩子,因为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能在自己能力办得到的範围内帮到别人也是一种福气。他说:“我帮过那幺多人也没有穷过,何必去计较他们有没有回报。只要不要把我当成傻瓜来骗就好!我这个人最忌讳的就是欺骗!“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坏人和仇人,投缘的就做朋友,意见不合也要互相尊重,广结善缘最重要。”/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06.0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