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资讯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时间:2020-06-17  阅读:116  点赞次数:155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David McComb

译|李佳霖

  1969年6月纽约市警方突击了位于格林威治村的石墙酒吧,这间店在当时是纽约市内仅有的少数几间欢迎同性恋顾客的酒吧。警方的粗暴举动为这场突发性的搜索带来混乱,混乱所引发的石墙暴动激发出了全美的同性恋解放运动以及为同性恋者争取权利的诉求。不久后,刺青界中也出现了支持同性恋者的设计,许多行动派选择在身上纹下这些图样以示他们的政治立场。

  在196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运动潮流横扫西方之前,刺青行为多半是一种叛逆的标记、对于爱国主义的支持、隶属于某个团体的团结性象徵,或是一种赚钱维生的手段。但当时序进入1970年代后,社会的变迁为刺青开拓出截然不同的活路。

  民权运动、反战运动、同性恋者权利运动以及女性解放运动带来的影响非同小可──这些运动都是由渴望改变现状的行动派发起──一群全新的群众生平首度登门造访刺青店,以示他们对于这些诉求的支持。虽然美国和欧洲的刺青店墙上或型录上可见的依旧不脱老派图样,但劳工阶级或对社会不满的份子身上的刺青,开始可以见到带有政治诉求的设计,像是反核武标誌或是和平鸽。

  1970年代中期当这些运动退烧后,新时代运动取而代之地崛起。有别于1960年代呼吁大众参与政治、改变世界的诉求,社会大众对于道教、卡巴拉或是新异教主义的深奥内涵开始产生兴趣,在持续攀升的热潮下出现了一群追随者,他们将注意力转向内在,探索灵性与自我帮助的概念。这股看重个人价值更胜于群众力量的潮流将刺青带往了新的境界,有闲钱可以报名新时代心灵课程的中产阶级们将刺青视为一种自我表现的手段。相较于大量生产的图样,客製化设计的需求开始成长。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同一时间,纹身艺术开始自以男性为中心的传统中解放,为过去感到被西方刺青界拒于门外的女性群众敞开了大门,过去被视为女性化的图样──像是动物、花朵或是其他取材于大自然的设计──开始在刺青设计中崭露头角。社会大众对于刺青观感产生变化这一点,同时也反映在接触刺青的女性艺术家的数字增长上,许多人日后自己展开了工作室,以女性顾客为客群,满足她们的需求。

  就在更多元化的族群对刺青产生兴趣的同时,刺青界内部也历经了一段自我规範的时期。像是旧金山的刺青师莱尔.图特尔(Lyle Tuttle)就善用了这股社会大众对刺青涌昇兴趣的新潮流,在加强这个产业的清洁面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拉高了卫生与消毒的门槛,让那些在过往认为刺青店是只有重机车手跟罪犯才会出入的场所的族群也愿意登门消费。

  专业意识的提升与消费群众的变化,创造出新秀得以出头的环境。20世纪初期的刺青师比较像是工匠,他们複製标準、公式化的图样以换取报酬,但是社会大众对于刺青萌生的兴趣激发了一群年轻艺术家将人体做为画布来表现,他们提供客製化服务,与顾客联手打造出独一无二的设计。

  唐.艾德.哈迪、克里夫.瑞凡(Cliff Raven)与唐.诺蓝(Don Nolan)等西海岸的刺青师吸收了诺曼.「水手杰瑞」.柯林斯所拥护的日式刺青美学,他们运用细腻的打雾技巧与其他器具,创造结合了典型美国意象与基督教元素的大面积作品,拓展了纹身艺术的可能性。在这个时期,像是新部落风格和黑灰写实风格(日后数十年佔据西方刺青界主流的风格)等新风格也接二连三地抬头,另外像是观念艺术家史百德.韦伯等人更将刺青引入画廊和美术馆,让刺青首度被划分至美术的範畴。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全新的群众、创作者与刺青风格都为刺青攻佔主流文化铺好了路,一群全新的、跨地域且遍及整个社会的刺青族群的成长,保证了这项艺术形式日后的崛起。在杂誌、音乐次文化以及刺青展──刺青展普及的契机源自于1976年1月戴夫.耶丘(Dave Yurkew)在德州休士顿所策划的第一场国际刺青展──的催化下,一群将刺青视为个人重要表徵的族群彼此靠拢,往后的几十年这个族群持续成长,将刺青去妖魔化,让刺青得以为现代人所接受。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在1970年代刺青为许多次文化所拥抱,刺青展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刺青爱好者获得了展现他们对于纹身艺术热情的舞台,让主流社会知道刺青不再是重机车手与犯罪者的专利。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庞克次文化在1970年代晚期自它的大本营伦敦扩散出去,几位重要的表演者开始成为这一波持续成长的音乐浪潮中的代表性人物,他们的肖像也因此开始渗透进刺青界中。图中可见一个梳着庞克头的庞克族上臂纹有苏西‧苏克斯(Siouxsie Sioux)的头像——苏西是「苏西与冥妖(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乐团的女主唱,同时也是由「性手枪(Sex Pistols)」乐迷所组织的团体「布朗姆利队」的初期成员之一。背景墙上的图样则是「性手枪」成员席德‧维瑟斯(Sid Vicious)和坏牙强尼(Johnny Rotten)的漫画像。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音乐次文化在1970年代晚期与1980年代初期扩散,这个现象也反映在刺青店内。左上图的图样是一位庞克族女性把英国一个庞克乐团的名字「The Damned」纹在头侧头髮剃掉的地方。在左边这个光头族女性的图样上,可见到她身上纹满许多与音乐次文化相关的词彙,包括像「England」这个华丽的字样,以及「Oi」这个感叹词。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前卫摇滚这样的音乐类型虽然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却为反体制、我行我素的庞克族所不屑,但是1970年代泰迪男孩的风潮在「性手枪」出现后依旧挺了过去,直至1980年代初期为止持续享有人气。这张照片摄于1982年举办于曼彻斯特的一场泰迪男孩的聚会上,这个梳着飞机头的乐迷展现了背上这个灵感得自1950年代乡村摇滚的刺青。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美国乐团「迷途猫(The Stray Cats)」的存在让乡村摇滚乐捲土重来,直至1980年代初期都屹立不摇。团员之一的布莱恩‧塞瑟(Brain Setzer)身上的招牌刺青让人忆起1950年代的叛逆青少年和摇滚乐黎明期,他们的活跃也使得刺青持续有机会曝光于世人眼前。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1970年代晚期,林立于洛杉矶日落大道的无数音乐俱乐部为重金属音乐这个新潮亮丽音乐类型的出现铺路,包括像「克鲁小丑乐团(Mötley Crüe)」「Ratt」和「W.A.S.P.」等乐团的成立。虽然华丽金属是受到70年代初期「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和「深紫(Deep Purple)」等乐团的启发,这股音乐新浪潮同时也在演出时结合了华丽的舞台表演与浓妆,刺青也是另一项不可或缺的元素。华丽金属中享乐主义风格的歌曲传播了对于性、药物以及脱轨行为的崇尚──多半还会结合撒旦崇拜或是邪恶这样的主题──也因此乐团成员们身上也会纹有具攻击性的反社会图样,像是骷髅头、恶魔或是魔鬼。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犹太祭司(Judas Priest)」在1980年代推出的专辑「钢铁帝国(British Steel)」在全球热卖,这一点对于重金属音乐界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隔年MTV开台,毫无间断地持续放送硬式摇滚,提升了诸如犹太祭司的罗伯‧哈尔福德(Rob Halford)等音乐人的国际知名度,同时更让他们身上的刺青触及一群更为广泛的群众,而非单只有参加现场表演的乐迷。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奥齐‧奥斯本(Ozzy Osbourne)胸部上这个表情狰狞的骷髅头是1970和80年代,在重金属乐团之间发酵扩散的刺青热潮中最受到青睐的一个典型图样。奥斯本在被问及这个图样所代表的意涵时,直截了当地回答说:「这是我丈母娘。」

(本文为《刺青。流行百年:「刺」文化图像史 1914-NOW》部分书摘)

从偏见到荣耀:摇滚让刺青再度伟大 

书籍资讯

书名:《刺青。流行百年:「刺」文化图像史 1914-NOW》 100 Years of Tattoos

作者:David McComb

出版:原点

[TAAZE] [博客来]

相关文章